两个人的视频在线观看完整版 > 今日新闻 > 她自杀了,你们开心了?

她自杀了,你们开心了?

英国伦敦市中心,发现一具女尸。

法医称,死者每100ml血液中酒精含量高达41.6毫克,是酒驾的五倍。

她,是活活喝死的。

全世界都插播了这条爆炸性新闻:

天后Amy Winehouse去世,年仅27岁。

屏幕里的女人,蜂窝头、烟熏妆、唇钉闪闪,如一朵怒放的妖冶玫瑰。

她是本世纪最会唱爵士的女人,没有之一。

她一专封神,斩下五座格莱美,狂卖1600w张,全英只有Adele的《21》与之匹敌。

而Adele,视她为偶像。

“她为我铺平了道路,她为女歌手而涅槃。”

也是她,死前惨遭渣男荼毒、父亲吸血、狗仔围攻,主持人公开取笑她是垃圾......

报纸上,她遍体鳞伤、骨瘦如柴、神志不清。

人们骂她:毒后。

今年,是她去世11周年。

1983年,Amy来到人间。

她无忧无虑,爱笑爱唱,一张粉嘟嘟的圆脸,像颗小麻糬。

她喜欢在爸爸的怀里唱《Fly me to the moon》,可那时的她还太小,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会害自己一辈子。

早在艾米1岁半,她爸就在外面包了二奶。

9岁那年,爸妈离婚,Amy的童年也死了。

爹不要,娘不管,她开始逃学、刺青、酗酒,带不同的男朋友回家。

幸好,老天爷不愿她就此堕落,在黑暗中,给了她一点光——音乐。

可这到底是恩赐,还是诅咒?

Amy把唱歌当作宣泄的出口,她的嗓音像是午夜明灭的烟头,点着世人的心火。

也点燃了乐坛。

首专《弗兰克》大获好评,Amy声名鹊起,在一次采访中,她直言:

“我受不了太大的名声,我会疯的。”

一语成谶。

2005年,Amy在酒吧表演时遇到一个男人,布莱克·菲尔德。

此人,魔鬼也。

17岁吸毒,滥交成瘾,日常就两个词:上床、下床。

没钱没才,天天戴着帽子,为了遮秃头。

Amy却像鬼遮眼一样,和他坠入了爱河。

二人形影不离,Amy为他疏远了闺蜜。

他们互纹对方的名字,只是Amy放在心口,布莱克挂在耳背。

Amy甚至说:“我可以为了他去死!”

但布莱克呢?

几个月后,他玩腻厌烦,把Amy一脚踹开:“我还是喜欢我前女友,做普通朋友吧。”

但Amy已经回不去了——

布莱克让她染上了毒瘾。

那晚,当闺蜜打开房门时,眼泪差点流出来。

屋内又脏又臭,Amy倒在沙发上,头上起了个高尔夫球那么大的包。

明眼人都知道她出了大问题,闺蜜和经纪人决定:送去康复中心。

可这时,那个缺席了22年的老爸却突然跳出来:

“她没问题,不用去。”

因为进了康复中心,就不能赚钱了。

后来,经纪人回忆道:“当时她还没红,问题还不大,本来是最好的一次自救。”

但Amy却永远地错失了。

好在,世间有好人。

制作人雷米把Amy拉到了自己家,不让她喝酒嗑药,逼着她搞事业。

“女孩,我会不顾一切保护你的音乐梦。”

“但你要自己争气。”

Amy没让他失望。

一个星期后,她写出了那张史诗级神专《Back to Black》。

每一首歌,都是她对自己的凌迟,Amy将自己的伤口挖出来,供世人观赏。

那首《You know I’m No Good》,十几年来,一直是居里的最爱。

一夜大火,火到她自己都难以置信。

Live人山人海,专辑大卖特卖,格莱美五个提名,后辈Taylor Swift还在台上为她鼓掌。

Amy脱胎换骨,在舞台上像一片热带繁花,灿烂无比。

全世界都以为一代天后,正式开挂。

殊不知,一个死神,无声降临。

那个鬼扯着“做朋友”的布莱克,悄悄回来了......

2007年5月,二人无视亲友反对,在迈阿密偷偷结婚。

7月,两人满身血污出现在街上,脸上手臂都是血痕。

8月,Amy因吸毒过量被送入医院,死里逃生。

但布莱克,不肯收手。

医生前脚刚走,他居然带着毒品爬进病房,丧心病狂。

而Amy的老爸,关心的不是女儿的安危,是她能不能完成下个月的巡演......

Amy不是没想过自救。

据戒毒所辅导员奇普说,Amy一直想戒,但布莱克不想她戒。

因为毒品是他控制Amy的工具:只要把你拖入深渊,你就逃不掉了。

腐肉招苍蝇,丑闻引狗仔。

那段时间,记者长枪短炮堵在Amy家门口,只为拍到一张她的照片。

越丑越值钱,越疯越卖座。

恭喜他们,做到了。

12月的伦敦,寒风刺骨,Amy只穿着一件红色内衣跑出家门。

像在哀嚎,也像乞饶:放过我吧,求你了!

老天听到了。2008年布莱克因伤人和贿赂被抓。

这,是上帝给Amy最后一次机会。

格莱美上,她从碧昂丝和蕾哈娜虎口夺食,拿下了五项大奖,一骑绝尘,成全英之光。

她被掌声簇拥,满眼是星辰。

闺蜜陪着她戒毒,为了远离诱惑,她甚至跑到一座海岛,洗心革面。

这是我见过Amy那几年最自在的照片。

她很瘦,但有了神采,骑着马,风吹乱她的发。

她疲惫,却有了希望,这里没有渣男,没有媒体,她躺在沙子里,像躺在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。

她差一点就要好起来了,就差一点了......

她的极品老爸,却带着一整支摄影团队跑上岛,对准了Amy,要拍一部史诗巨作《我的女儿》。

那天,Amy只是难过地说了一句:

“爸爸你要钱是吗?我给你钱可以吗?”

傻女孩,你的爸爸只想榨干你。

他逼身心俱疲的Amy和粉丝合照,还批评她态度不好。

即使她正处在戒毒最虚弱、最关键的时期。

他甚至拿出合同,让Amy回去参加巡演。

哪怕把女儿毁掉,他也在所不惜。

因为这个“好爸爸”,早在2007年就给女儿写好了讣告。

都说虎毒不食子,但有些人禽兽不如。

为了逃避表演,Amy只能灌醉自己,却被像货物一样抬上飞机,推上舞台。

她忘记了歌词,扇自己耳光,往台下的观众吐口水。

她不断摔跤,语无伦次,手里拿着一杯烈酒,边哭边喝。

台下的嘘声盖住了哭声,偌大的舞台上,Amy孤立无援。

她慢慢蹲下来,抱住了自己。

这是她留给世界,最后一个拥抱。

2011年7月23日,这个女孩喝下三大瓶威士忌,死在家中。

血液里只有酒精,没有毒品,她早就把那玩意戒掉了。

她也把这个世界,戒掉了。

去世前一晚,她播放以前唱歌视频和保镖一起看。

她边看边笑说:“你看,老娘真tm会唱歌啊。”

最后,轻轻叹了一句:

“如果上天能收回这个天赋,让我能无忧无虑地走在阳光下,那该多好啊......”

上天不响。

她死了,恶魔就肯放过她吗?

父母继承了Amy巨额遗产,爸爸兴高采烈地站在女儿的雕像前,继续吸血。

前夫布莱克出狱后,到处贩卖Amy的隐私赚钱,反正死无对证,随他编。

“那是Amy欠我的。”他得意洋洋地说。

人们还喊她“毒后”,却很少人知道,她生前捐过很多钱,尤其是给儿童保护机构。

“喝酒很不好的,孩子们。”

这辈子,我已经够糟糕,千万不要学我。

她的丑照还在遭人讪骂,但鲜人知道她此生唯一一张裸照,是为了给乳腺癌关爱组织募捐。

我没救了,但女孩们要过得比我好。

主持人嘲笑她,脱口秀吐槽她,一位叫Julian Jean 的网友却忆起09年Amy为急病的自己垫了4000英镑医药费。

“我想报答她,但Amy只是给我一个拥抱,笑着离开。”

她无法治愈自己,却曾尽力去治愈过世界。

11年过去了,这些或已无人在乎了吧......

只愿某天,你听到她的歌时,能轻轻念她的名字——

A-m-y,读起来,嘴角会轻轻上扬。

像那一年,她也无忧无虑地大笑过。